广州珠江云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云峰公益
YUNFENG CHARITY

永远的怀念:黄维崧先生与华广的那些往事

[ 发布日期:2017-07-20 点击:226]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79日,是黄维崧先生逝世2周年的日子。

时隔两度春秋,在华南理工大学广州学院,艳阳高照、晴空万里。云峰控股总裁、华南理工大学广州学院董事长黄震宇先生,华南理工大学常务副校长、华广学院校长彭新一先生,广东省黄维崧公益基金会理事长陈燕贞女士,云峰控股副总裁、华广学院副校长周诗瑶女士,云峰控股副总裁梁国杰先生,云峰控股高级顾问王云峰先生、高勇峰先生,黄秀珊女士、黄秀洁女士,云峰控股总裁助理王瑞松先生,广州美术学院韦振中教授以及云峰集团各位高管,华广学院各位领导,合作伙伴、社会友人、华广学子共同相聚在这里,为黄维崧先生敬立铜像。

在这里,华南理工大学常务副校长、华广学院校长彭新一先生作为曾经与黄维崧先生共同筹建华广学院的亲密伙伴,他用平实的语言,道出了和黄维崧先生共事期间那些难忘的往事。

彭校长说:“黄维崧先生是贤者,圣贤之贤。”

“黄维崧先生从小吃苦,一生勤劳智慧,低调博爱。年轻时吃苦耐劳,从工人自学成才成为工厂工程师,改革开放以后,抓住机遇率先自创企业,一路走来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事业取得巨大成功之后,黄维崧先生开始办教育。这个是黄维崧先生最令人感动的地方。因为教育关系到国家的兴亡,国家的未来。教育乃国家之本强国之基。有句话说的好:位卑未敢忘忧国。与华南理工大学合作本是不易之事。当时华南理工大学跟黄维崧先生合作的时候,现在华广的这片地是个林场。当时很多人在找华南理工谈合作的事,为什么最后华南理工大学愿意跟黄先生合作,用刘书记的话来说,黄先生一心办教育,华工看重的就是黄先生的这份心,这份对教育的执着和热爱。

黄维崧先生对教育的投入,还要追溯到华南理工大学广州学院筹建更前期,在华南理工大学60周年校庆之际,黄先生为华工捐赠了博学楼。他这种一心办教育的执着感动了华工,感动了各位老师,相信也感动了我们的同学。使我们在华南理工大学广州学院的这片热土上一起为办好教育,为办好独立学院而努力奋斗。所以我们今天才有这样的成绩,我们在国内一流大学的办学过程中,一流独立学院办学过程,我们始终名列前茅,成为楷模和样本。所以我们说黄先生是位贤者,他应该站在这里。”

彭校长说:“黄维崧先生是智者。”

“小糊涂仙酒很好的应用了郑板桥的这句话‘难得糊涂’。其实小糊涂,有大智慧。华南理工大学广州学院的办学过程就是一个智慧的过程。从拿到这块土地,从在这块地上开始建设,在建设的过程中都能看到黄先生做事的智慧。建校选址初期,华广还是一片废弃的林场,如今华广已被纳入广东省绿色通道建设。黄先生把握节奏很好,很多人还没有缓过事儿来的时候,这个大地已经开始建设。在建设过程中,我们认为建设量足够了,能够满足我们的教学科研需求。在我校还只有一万多学生的时期,学生宿舍容纳量已经可以满足两万多学生的住宿需求。所以今天来看确实是智慧,如果我们放在现在的角度,我们可能有些工程不能开工,可能我们现在办学会遇到瓶颈。黄先生把握机遇的能力值得我们倾佩。在学校基础设施建设过程中,我们曾建议就按照华南理工大学新校区的水平建设,黄先生说:‘没问题!比它搞得还好!’

每每我跟黄先生一起商量学校的发展、建设的一些问题,他都是非常谦虚的说:‘彭校长,你说了行,我出钱。’所以我们在整个学校发展的过程中,从学校基础设施建设到学校发展的一些重大部署,比如说我们做的大三战略。我说这个事情可能要花1千万,学校现在很困难。黄先生说:‘没问题,我从企业调钱,把学校办好是最大的事情。’我们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对于企业的经营,黄先生虽然话不多但是是充满智慧的。他说:‘我从事我的事业,还没有一件事情失败过,没有做过一次失败的决策。’我都非常惊讶,这里面说明黄先生事事用心,事事用全力去做,所以不可能不成功,不可能办不好。

当时我们学校在接受(李联保)书记来我们学校调研,我给他介绍我们学校与云峰集团合作的这件事情,介绍了黄总。他给了一个评价说,云峰与华工的合作‘不可复制’。在全国也不可多得。这里面就是黄总的智慧。他与华南理工大学的合作达到了一个极高的水平。所以我们才有今天这样一个迅速的发展,才有今天达到这样一个好的水平,才有今天我们努力使我们办好学校,我们不辜负家长的期望、学生的期望、社会的期望。”

彭校长又说:“黄维崧先生是仁者。”

“有那么一句话‘仁者无敌’。当时我们圈这块地的时候,我就说旁边的地可以考虑盖成教职工宿舍,所以应该在独立学院里面,以极低的价格把我们的房子卖给教职工们。华南理工大学广州学院此举可以在全国来说不是独一无二也是独特的。当时我们门口的房子卖给教工带装修大概是4千块钱,现在大概有1万多了吧。以非常低的成本价,黄先生说这个事情不为了赚钱,就为了我们教师能够安心在学校里头教好书,培养好人才。还有我们这个学校的学费还是比较高的,我说黄总我们能不能自己搞一个奖学金,在我们第二年就建立了学校的云峰奖学金。我还听说我们周围的村民说:‘黄总在这里办学,能不能支持一下乡村教育?’他们期待大概是给二、三十万,黄总说:‘100万!’

每每想到这个时候我都非常激动,就是全社会的人,我们这么多的企业家,如果对教育都有这么深深的情谊,国家岂能不强,中国岂能不强,这道理太简单了。”

彭校长最后说:“其实我们今天做这样的仪式,搞这样一个活动,就是要继承黄先生的精神,学习我们先生作为贤者,智者,仁者这种品德。我觉得一个人还是要有点精神,如果我们传承好黄先生这种精神,我们广东省华南理工大学广州学院一定会越来越好,蒸蒸日上。我们的同学如果能够学习到这种精神,我们同学们各自的事业一定也会越来越好,蒸蒸日上。一定能够成为对学校,对社会,对家庭,对国家有用的人。”(杨静)